文章
  • 文章
  • 產(chǎn)品
  • 商鋪
  • 論壇
  • 視頻
搜索
教育資訊

00e93901213fb80e40a4b8bfbd88e326b83894c7.jpeg

在中國的教育版圖中,職業(yè)教育占有很大的比重,但一直都發(fā)展得不溫不火,關(guān)注度遠不及 K12 教育和高等教育,甚至被視為普通教育的「附屬品」。

2021 年 6 月,《職業(yè)教育法(修訂草案)》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(huì )會(huì )議審議。草案中提到,「職業(yè)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(lèi)型,具有同等重要地位」,明確了職業(yè)教育的法律地位。結合近幾年國家陸續打出的政策「組合拳」,職業(yè)教育的 「黃金時(shí)代」終于要來(lái)了嗎?

f31fbe096b63f624c04849740c1d27f01a4ca316.jpeg

職業(yè)教育是國民教育體系和人力資源開(kāi)發(fā)的重要組成部分。根據官方定義,職業(yè)教育由職業(yè)學(xué)校教育和職業(yè)培訓兩部分組成。職業(yè)學(xué)校教育是學(xué)校教育的重要類(lèi)型,分為中等、高等職業(yè)學(xué)校教育。職業(yè)培訓則包括就業(yè)前培訓、學(xué)徒培訓、在職培訓、再就業(yè)培訓、創(chuàng )業(yè)培訓及其他職業(yè)性培訓。

自 1996 年《職業(yè)教育法》頒布施行以來(lái),中國已經(jīng)建立起世界上規模最大的職業(yè)教育體系。但種種時(shí)代背景之下,職業(yè)教育仍面臨著(zhù)諸多困境和挑戰。

首先,在職業(yè)教育的體系建設上,政府雖然投入了大量資金,但各個(gè)地區發(fā)展不平衡、辦學(xué)條件參差不齊,教師、教材、教法體系建立還不完善。

再者,隨著(zhù)我國經(jīng)濟結構戰略性調整、產(chǎn)業(yè)轉型升級不斷加快,我國對高技能人才的需求更加旺盛。但蓬勃發(fā)展的新技術(shù)、新業(yè)態(tài)、新平臺背后,所蘊含的對產(chǎn)業(yè)應用型人才的巨大需求無(wú)法被滿(mǎn)足。高素質(zhì)技術(shù)技能人才市場(chǎng)供需結構性矛盾突出,全國技能勞動(dòng)者有 2 億多人,僅占就業(yè)人口總量的 26% ,而其中的高技能人才僅 5000 余萬(wàn)人。

此外,高校畢業(yè)生數量持續增長(cháng),2021 屆高校畢業(yè)生規模 909 萬(wàn)人再創(chuàng )新高,「學(xué)用脫節」導致大學(xué)生就業(yè)壓力日益增大。同時(shí),傳統勞動(dòng)力市場(chǎng)又面臨人工智能等技術(shù)的沖擊。一言以蔽之,職業(yè)教育仍是我國教育領(lǐng)域的短板。

近年來(lái),為緩解市場(chǎng)就業(yè)壓力、實(shí)現高質(zhì)量就業(yè)、順應終身學(xué)習的潮流,職業(yè)教育被寄予厚望,國家更陸續打出職業(yè)教育政策「組合拳」:2019 年,國務(wù)院出臺《國家職業(yè)教育改革實(shí)施方案》(「職教 20 條」);近期《職業(yè)教育法(修訂草案)》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(huì )第二十九次會(huì )議審議,為職業(yè)教育的發(fā)展提供了政策和法律層面的支持;針對職業(yè)教育的細分領(lǐng)域,職教高考制度、「1+X」證書(shū)、產(chǎn)教融合、校企合作等支持舉措也陸續出臺。

政策東風(fēng)之下,職業(yè)教育會(huì )迎來(lái)何種變化?

d6ca7bcb0a46f21f0df650197c7da7680d33ae18.jpeg

作為一種教育類(lèi)型,學(xué)歷職業(yè)教育本應該形成自身縱向貫通的體系,為學(xué)生打通升學(xué)發(fā)展的通道,但社會(huì )上普遍對職業(yè)院校抱有「低人一等」的偏見(jiàn)。

而今,《職業(yè)教育法(修訂草案)》鄭重聲明,「職業(yè)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(lèi)型,具有同等重要地位」。且為落實(shí)類(lèi)型教育的定位,《職業(yè)教育法(修訂草案)》以「職業(yè)高等學(xué)!固娲瓉(lái)「高等職業(yè)學(xué)!沟母拍,對應于普通高等學(xué)校,包括專(zhuān)科、本科層次。這意味著(zhù)職業(yè)高等教育未來(lái)將與普通高等教育「平起平坐」, 和普通高校一樣可以培養自己的本科生甚至研究生。

此外,今年 5 月公布的《民辦教育促進(jìn)法實(shí)施條例》也明顯增加了多條關(guān)于職業(yè)教育的利好政策,如「實(shí)施職業(yè)教育的公辦學(xué)?梢晕髽I(yè)的資本、技術(shù)、管理等要素,舉辦或者參與舉辦實(shí)施職業(yè)教育的營(yíng)利性民辦學(xué)!,「國家鼓勵企業(yè)以獨資、合資、合作等方式依法舉辦或者參與舉辦實(shí)施職業(yè)教育的民辦學(xué)!,對實(shí)施國家認可的教育考試、職業(yè)資格考試和職業(yè)技能等級考試等考試的機構,此前《送審稿》中規定「不得舉辦與其所實(shí)施的考試相關(guān)的民辦學(xué)!,在此次民促法新條例中則變更為「舉辦或者參與舉辦與其所實(shí)施的考試相關(guān)的民辦學(xué)校應當符合國家有關(guān)規定!

但要真正鞏固學(xué)歷職業(yè)教育的地位,學(xué)校、專(zhuān)業(yè)、教師、生源缺一不可。「職教 20 條」明確提出,要開(kāi)展本科層次職業(yè)教育試點(diǎn),啟動(dòng)實(shí)施中國特色高水平高等職業(yè)學(xué)校和專(zhuān)業(yè)建設計劃(「雙高計劃」),從院校和專(zhuān)業(yè)層面對職業(yè)教育進(jìn)行了一波升級。師資保障層面,根據《深化新時(shí)代職業(yè)教育「雙師型」隊伍建設改革實(shí)施方案》,職業(yè)院校和應用型本科高校對專(zhuān)業(yè)教師的要求越來(lái)越高,要求任職老師起碼要具備 3 年以上行業(yè)企業(yè)工作經(jīng)歷。

其實(shí),自 2019 年以來(lái),全國已經(jīng)批準建立 27 所本科層次職業(yè)學(xué)校,這些學(xué)校主要由高職學(xué)校升格或是與獨立學(xué)院合并轉設而來(lái),在培養模式、專(zhuān)業(yè)建設、課程結構、教師隊伍結構等方面都有別于普通本科。根據《本科層次職業(yè)學(xué)校設置標準(試行)》,本科層次職業(yè)學(xué)校的辦學(xué)條件包括師生比不低于 1:18、「雙師型教師」不低于 50%、2 個(gè)及以上校企合作項目等,標準可謂不低。這些學(xué)校的錄取分數線(xiàn)大都略高于本地本科二批分數線(xiàn),對于提升生源質(zhì)量、帶動(dòng)整體就業(yè)層次均有著(zhù)積極意義。

中高職擴招、中考分流、職教高考則在一定程度上破除了職業(yè)教育生源的困境。自 1977 年恢復高考以來(lái),每年 6 月的高考儼然成為我國最權威的人才選拔途徑。為打破高考「獨木橋」,構建人才選拔的「立交橋」,「文化素質(zhì)+職業(yè)技能」模式的職教高考制度應運而生。今年 1 月,教育部與山東省政府出臺《關(guān)于整省推進(jìn)提質(zhì)培優(yōu)建設職業(yè)教育創(chuàng )新發(fā)展高地的意見(jiàn)》,提出到 2022 年,「春季高考」將全面升級為「職教高考」,本科招生計劃預計將由現在的 1 萬(wàn)人增加到 7 萬(wàn)人左右。值得一提的,山東省職教高考報名對象為中職應屆畢業(yè)生和社會(huì )人員,不允許普通高中應屆畢業(yè)生參加,中職生的競爭壓力將會(huì )大幅降低,升學(xué)渠道一進(jìn)暢通。

如今高等教育已經(jīng)由精英教育演變到普及教育階段,為了不讓高等職業(yè)教育成為生源兜底者,今年 4 月 6 日,教育部發(fā)布《關(guān)于做好 2021 年中等職業(yè)學(xué)校招生工作的通知》,提出「保持高中階段教育職普比大體相當」,職普比較低的地區要提高中等職業(yè)教育招生比例,對九年制義務(wù)教育之后的「分流」做出硬性規定,F在各地初三復讀政策已經(jīng)收緊,中考失利的初中生不再允許在公立學(xué)校復讀,提前一個(gè)階段抑制普通高等教育規!赋d」。

為了提升競爭力和吸引力,職業(yè)教育既要有獨立于普通教育的辦學(xué)模式,也需要打通與其他類(lèi)型教育之間的渠道。

在職普培養模式上,目前很多高職院校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試水「高職本科一體化」人才培養模式。常見(jiàn)的有「3+2」(三年高職+兩年本科)模式和「3+4」(三年高職+四年本科)模式。吉林、江蘇、貴州等省份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試點(diǎn)運行「3+3」模式,即學(xué)生在完成試點(diǎn)學(xué)校三年中專(zhuān)教育的基礎上,通過(guò)校內轉段升學(xué)考試進(jìn)入高校接受全日制高職教育,畢業(yè)后發(fā)放普通高等教育畢業(yè)文憑。河南省也將支持專(zhuān)科高等職業(yè)學(xué)校與應用型本科高校、本科層次職業(yè)學(xué)校開(kāi)展「3+2」對口貫通培養試點(diǎn)。

職普待遇平等問(wèn)題上,《職業(yè)教育提質(zhì)培優(yōu)行動(dòng)計劃(2020—2023年)》明確提出,推動(dòng)各地落實(shí)職業(yè)學(xué)校畢業(yè)生在落戶(hù)、就業(yè)、參加機關(guān)事業(yè)單位招聘、職稱(chēng)評審、職級晉升等方面與普通高校畢業(yè)生享受同等待遇。不過(guò),按照目前學(xué)歷文憑在就業(yè)市場(chǎng)越來(lái)越「內卷」的趨勢,能否在上述各個(gè)方面實(shí)現待遇平等仍需要畫(huà)上一個(gè)問(wèn)號。

908fa0ec08fa513dd589b11bb73499f3b3fbd9b3.jpeg

職業(yè)教育外部依賴(lài)性高,需要主動(dòng)與社會(huì )、行業(yè)、企業(yè)實(shí)現跨界融合,但目前職業(yè)學(xué)校與企業(yè)的合作協(xié)同度還不夠,常常是職業(yè)學(xué)校「一頭熱」,企業(yè)和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參與積極性不高,課程缺乏靈活性和前沿性,「產(chǎn)教分離」現象較為明顯。要實(shí)現職業(yè)教育現代化,職業(yè)院校必須了解企業(yè)需求,提升產(chǎn)教融合轉化率,否則培養出來(lái)的人才就是「無(wú)源之水」。

近幾年,「產(chǎn)教融合」在國家政策中被反復提及。2017 年底,首次從國務(wù)院層面出臺深化產(chǎn)教融合文件,「職教 20 條」、修訂草案也均包含產(chǎn)教融合和校企合作、支持社會(huì )力量舉辦職業(yè)學(xué)校等相關(guān)內容。2019 年《國家產(chǎn)教融合建設試點(diǎn)實(shí)施方案》提出,5 年試點(diǎn)布局 50 個(gè)左右產(chǎn)教融合型城市,在全國建設培育 1 萬(wàn)家以上的產(chǎn)教融合型企業(yè)。今年國家發(fā)展改革委明確對認證產(chǎn)教融合型企業(yè)給予「金融+財政+土地+信用」的組合式激勵。截至 2020 年,全國已經(jīng)培育了 800 多家產(chǎn)教融合型企業(yè),成立 1500 個(gè)職業(yè)教育集團,3 萬(wàn)多家企業(yè)參與職業(yè)教育。

在職業(yè)教育持久的利好政策推動(dòng)下,加之市場(chǎng)對復合型技術(shù)技能人才需求不斷攀升,應用型大學(xué)、「雙高」計劃、本科層次職業(yè)學(xué)校也在加快建設,產(chǎn)教融合市場(chǎng)空間巨大,賽道逐漸擁擠。隨著(zhù)產(chǎn)教融合的模式逐漸發(fā)展為企業(yè)與全產(chǎn)業(yè)鏈的合作,最具競爭力的職教公司往往也是一站式的生態(tài)型公司。一些職教服務(wù)機構嘗試以 SaaS 模式實(shí)現教學(xué)內容的交付和更新,也取得了較好的成績(jì):慧科集團在 2019 年完成 D 輪融資,估值超過(guò) 70 億元人民幣,躋身產(chǎn)教融合「獨角獸」行列,目前已經(jīng)打造出涵蓋 1500+ 所合作高校、300+ 家行業(yè)企業(yè)、3000+ 名產(chǎn)教師資、10+ 個(gè)專(zhuān)業(yè)體系的產(chǎn)教融合大生態(tài);深耕職業(yè)教育領(lǐng)域十年的千鋒教育,推出「聯(lián)合產(chǎn)業(yè)、攜手高校、協(xié)同育人」的產(chǎn)業(yè)學(xué)院模式,根據企業(yè)需求、整合產(chǎn)業(yè)資源、定制對應課程以及高質(zhì)量的完成教學(xué)實(shí)施;去年年初,天坤教育宣布完成數千萬(wàn)元人民幣的 A 輪戰略投資,其主要通過(guò)產(chǎn)教融合整體解決方案幫助職業(yè)院校提升辦學(xué)水平,為大型企業(yè)提供技能型人才定制化培養和結構化供應。

d788d43f8794a4c2dc2408cd84add7ddac6e39b7.jpeg

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預測,2017 - 2022 年我國職業(yè)教育市場(chǎng)將維持 6.7% 增速,行業(yè)規模持續擴大,2022 年預測突破 1 萬(wàn)億,其中非學(xué)歷職業(yè)教育市場(chǎng)規模超過(guò) 4000 億,職業(yè)技能教育市場(chǎng)規模預計在 2021 年達到 1719 億元。

作為一個(gè)千億市場(chǎng),職業(yè)技能教育又面對著(zhù)政策和財政的雙重刺激。早在《2019 年政府工作報告》就提出實(shí)施職業(yè)技能提升行動(dòng),從失業(yè)保險基金結余中拿出 1000 億元,用于 1500 萬(wàn)人次以上的職工技能提升和轉崗轉業(yè)培訓。近幾年,各省市陸續出臺職工技能提升補貼獎勵政策,在職員工通過(guò)考取職業(yè)資格證書(shū)或職業(yè)技能等級證書(shū),可以享受政府發(fā)放的培訓補貼,部分地區對技能人才在落戶(hù)、購房上還會(huì )給予相應的政策支持。

但反觀(guān)當下,職業(yè)院校、公共實(shí)訓機構的職業(yè)培訓供給不足。相應地,便需要職業(yè)培訓機構和企業(yè)等社會(huì )力量補充,終身教育職業(yè)培訓潛力巨大。

一一分說(shuō)。首先,一邊是居高不下的就業(yè)競爭和「逃離北上廣」的一線(xiàn)生活壓力,一邊是機關(guān)事業(yè)單位、國有企業(yè)為了穩定就業(yè)拋出的擴招橄欖枝,公考、法考、教資考試等培訓十分火熱。此外,新業(yè)態(tài)、新消費場(chǎng)景下涌現了一大批新職業(yè)新工種,比如電子競技員、在線(xiàn)學(xué)習服務(wù)師、調飲師、碳排放管理員……2019 年以來(lái),國家已經(jīng)公布了四批共 56 個(gè)新職業(yè),給未來(lái)的職業(yè)教育培訓發(fā)展提供了新方向。除了證書(shū)培訓以外,興趣、生活相關(guān)的職業(yè)教育培訓,如咖啡師、健康管理師等培訓需求持續擴大,為職業(yè)培訓帶來(lái)了新的增長(cháng)空間。

同時(shí),憑借成本低、碎片化、不受時(shí)空限制等優(yōu)勢,在線(xiàn)職業(yè)教育已經(jīng)成為培養產(chǎn)業(yè)技能人才的重要途徑。美團、網(wǎng)易、作業(yè)幫、猿輔導等頭部企業(yè)紛紛跨界切入職業(yè)教育。去年美團大學(xué)旗下 1000 余門(mén)課程正式上線(xiàn),成為疫情期間首批被納入人社部新業(yè)態(tài)在線(xiàn)培訓的職業(yè)教育平臺。今年年初,作業(yè)幫旗下「不凡課堂」APP 正式上線(xiàn),開(kāi)設了實(shí)用英語(yǔ)、教師、財會(huì )、公考等主流職教品類(lèi)。3 月,網(wǎng)易有道對外宣稱(chēng)成立「有道成人教育事業(yè)部」,并將有道精品課的成人學(xué)段課程及服務(wù)整合到主攻在線(xiàn)職業(yè)教育的「網(wǎng)易云課堂」,打造面向終身學(xué)習者的深度系統學(xué)習平臺。

8b82b9014a90f60342322829be4b7f13b151ed44.jpeg

2021 年上半年,教育行業(yè)共發(fā)生 133 起投融資事件,融資總額約 145 億元。而其中職業(yè)教育投融資事件 28 起,融資額 37.86 億元,位居前列。社會(huì )資本進(jìn)入職業(yè)教育領(lǐng)域是否會(huì )產(chǎn)生逐利化的問(wèn)題?教育部有關(guān)負責人明確表態(tài),要避免社會(huì )資本進(jìn)入職業(yè)教育后,將其辦成搖錢(qián)樹(shù)或者印鈔機。

回想 2021 年上半年轟轟烈烈的 K12 教育行業(yè)監管,之所以政策頻發(fā),究其根本,還在于現階段校外培訓的市場(chǎng)調節機制失靈,行業(yè)不自律、不自治。反觀(guān)職業(yè)教育,不論政策的東風(fēng),還是資本的東風(fēng),要想憑借好風(fēng)、直上青云,更需守住合規底線(xiàn)、公益屬性,莫讓職業(yè)教育遲來(lái)的「黃金時(shí)代」提前落幕。












新聞資訊
更多

城市选择

澳門(mén)特別行政區:
香港特別行政區:
臺灣省:
江西省:
青海省:
甘肅省:
陜西省:
山西省:
河南省:
湖北省:
湖南省:
四川省:
貴州省:
云南省:
海南省:
廣東省:
福建省:
浙江省:
安徽省:
江蘇省:
山東省:
河北省:
遼寧省:
吉林省:
黑龍江省:
廣西壯族自治區:
內蒙古自治區:
寧夏回族自治區:
西藏自治區:
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:
重慶:
天津:
上海:
北京:
客服中心
联系方式
18166978071
在線(xiàn)-微信客服掃一掃不用添加好友,你好:歡迎了解
技术支持: 淘福 | 管理登录
seo seo